在信息飞速传播的今天,黄金时代与时俱进,以先锋青年和优秀青少年为主要阵地,为广大青年搭建了一个学习、交流和展现自我地平台,以崭新的姿态在传统媒体的行列中依然鲜活地彰显着朝气蓬勃的生命力。

看得见的城市

文|洪梓博

最近读了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听了许巍《在别处》里的一首歌《我思念的城市》,有感而发。

我将从明天的清晨出发,如果路上不堵,兴许能在黄昏前到达另一个城市。隔天早上不巧下起了雨,但街上人来车往,从不停息。我只好顺流搭上车,以便不去感受与他人同样的焦急。在没有多少思量的等待后,公交车开动,前行。后视镜里,马路旁边的或站立或行走的人们,被吞没在一大片一大片相似的混沌里。

不停翻腾的水雾模糊了车的前镜,也模糊了人的眼眶。纵然不断的灯光闪烁,眯着眼睛,也还是看不清远处。随风飘荡的垃圾一如城市的特色标志,陪伴车身左右不舍离去。被打湿的商店招牌辞旧迎新,城市的灰尘一时都不见,可在每个人的头顶却也都看得见。不停变换的路牌,衔接着相似的路况;不断交叉重叠的直线曲线划分了城市,这时看见的景物说不准就在拐弯后再度重逢,一如人的相遇和分别。“这个路口有人下车吗?”司机重复了几遍才有人很疲倦地回答。四周一望,面无表情的、沉默不语的总是大多数,毫无生机得跟秋天的落叶不分上下。偶尔透过车窗看到站岗的一排排树,凭那点湿润渲染早春的天气。



呼啸而过的豪车溅起一大滩水,喷洒在“向新时代前进”的广告牌上,讽刺和可笑终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厌倦如同总是不停的雨,不是让人昏昏欲睡,就是让人头痛。所以只能够看到没有人带着笑脸,互不相迎的落寞重重叠叠。从各种商铺里传来的刺耳、糟糕的音乐声,让人仿佛置身上个世纪,野蛮得毫无音律可言。

不光明的东西在下雨的日子兴风作浪,虚伪的事物在没有阳光的时刻大行其道。即使没走过白云苍狗,也能在短暂的时间里认清多种现实,被雾打蒙的,被雨淋湿的,够运能够看看天清气爽时候的。有的人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着,看着高低冥迷的大楼耸立,浑噩不觉身旁,迷茫不知路向,眼光只停留在被打湿的反光镜上,不知远近,不知西东。

所有的未知一切都在翘首以待,可悲、荒唐和灿烂、辉煌都已列席其中。不知谁会伫立街头,执着原地而不走,失魂落魄地像每一个年轻的梦,破碎在每个意料之中的清晨。

继而雨停了,阳光穿过树林,斑驳得像老年人的抬头纹,但多少给这灰暗的城市增添明亮,已足以看清方向。被一扫而下的叶子回归大地,渐弱的风回归远方天际,城市虽没有发生位移,你却不该再停留原地。能够看得清楚的东西不多,但你所生活的城市必该是其中之一。认清执着的梦,够坚定再带走吧。

晨光渐逝,从每个街头、路口到每座通向别处的大桥。趁着天色尚早,还看得清身旁和远方的城市,就启程吧。

《人民的名义》走红:当主旋律唱进网络亚文化

近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刷了许多人的屏,剧里上演的是反腐大戏,剧外的讨论也呈现出天花乱坠般的精彩。看似主旋律正剧,各方反应却各有不同,笔者简单梳理了一些媒体和观众的看法,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部剧迷人的地方在哪儿?

达康圈粉,主旋律唱进网络亚文化

这回《人民的名义》不仅火起来了,“火”的状况更是出乎多数人的意料,甚至可以说火出了新高度。剧集播出还没几天,剧中角色就纷纷成了网红,表里不一、为“小官巨腐”生动立像的赵德汉,一身正气的候亮平,稳重又机心深藏的高育良,勤勤恳恳为政府挣GDP的李达康……尤其是市委书记李达康,包括饰演者吴刚本人也没想到,自己在网上竟迅速蹿到头条,对于他在这部大尺度反腐剧里的“纯良表现”,观众纷纷表示“心疼达康书记30秒”,好多年轻观众更亲切地喊他“darkcom”,俨然一个吸粉大户。



《人民的名义》最耐琢磨的地方是:一帮大叔出演的正剧,竟然笼络了一大批90后甚至95后迷弟迷妹。如今年轻观众的影响力绝对不能忽视,如果不是弹幕文化、二次元对它青睐有加,如果不是李达康这个角色掀起了一群“达康唯饭”拥趸,这部戏可能还只是一部口碑不错的反腐剧而已。

看起来,主旋律,和网络亚文化,这次好像真的被达康书记的双眼皮眨一眨,找到了结合点。《三联生活周刊》就认为,这部政治剧能变成“爆款”,主要是因为剧中的官场文化、中年人三观很能满足90后的猎奇心态。导演李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受欢迎是因为“三观正”,但是的确,三观正不正并没有那么重要,关键是它为年轻观众提供了好聊又清奇的各种素材。
就拿侯勇饰演的赵德汉这个角色来说,前面还一口一个“党和人民”,后面真相揭开,满墙受贿的人民币,不得不说,这种强烈反差,剧组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而90后们对此就很买账,当赵德汉蹲在地上痛哭流涕,有人把这个画面戏称为“面币思过”。

达康书记就更不用说了,这个戏份颇重的角色不仅不是反派大BOSS,反倒渐渐成了“耿直”、“背锅”的代表,像这样的人设,在以前的正剧中塑造得并不丰满,至少不是那么的好玩。《新京报书评周刊》认为,这部戏好就好在摆脱了“青天大老爷”的思维枷锁,李达康是好官,可是他脾气急躁、刚愎自用,“好”得还不够典型;候亮平作为男一号,可谓一身正气,可他的观众缘显然就比其他角色低了好几档,况且他也不是没有插科打诨的本事;沙瑞金书记倒是传统的清官,但他的戏份明显不重。总之,青天大老爷不再有,每个人都在官场和自己的欲望中摸爬滚打,这也更符合今天老百姓对官员的想象。换句话说,这部剧终于接地气了。

据说剧本创作期间,中宣部、广电总局专门开了个会,为全剧定下尺度:反腐反到副国级。这个略带讽刺性的标准,依然反映出政治高压,而非与真实情况完全接轨,然而这条标准已经足够吸引观众的眼球,一来,电视作品的尺度从来不曾这么“大”,有观众看完大呼过瘾;二来,一帮大叔大爷在荧幕上高能飙戏,小鲜肉们也抓住这个新鲜的谈资。

从富含政治用心的正剧,到嬉笑怒骂、没个正经的网络亚文化,《人民的名义》意外地被年轻人解构了。但是它的优秀口碑,又似乎反映出年轻一代对政治灌输的麻木,甚至是轻而易举的认同,这背后孰优孰劣,有待进一步思考。

更多黄金时代杂志美文阅读:huangjinshidai.zazhi.com

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